天津海鲜

这群人离演出现场很近却一直没看到节目

昨日,第13届天津全运会开幕,交管部门以科技与警力并用,圆满完成了交通安保任务,确保了运动员、演职员、现场观众的安全顺利抵离,确保了开幕式及此前三次开幕式预演的顺利进行。期间,交警的辛苦点滴却不为人知,在一线路面值守的他们,数不清用警车后备箱盖当餐桌,吃了多少顿盒饭。连续十几天不能回家,或是30多小时“连轴转”,对护航全运的交警们来说,也是司空见惯。他们离全运会开幕式演出很近,却还没有看到过一个节目。

第一批到岗 最后一批离岗

8月19日、23日、25日和27日晚间,第13届天津全运会开幕式的三次预演和正式演出分别如期举行。开幕式节目精彩非常,无论是在现场还是在电视机前观看,都是一种享受。然而有这样一群人,每次他们都距离现场演出最近,却一次也没有观看过开幕式,让大家高高兴兴的去参加、观看开幕式和比赛,再确保平平安安的返回,才是他们最想看到的。他们是开幕式及历次演练最早上岗,却最后撤岗的一群人,他们就是在各岗位上兢兢业业值守的天津交警。

虽然为确保全运会期间的交通安全通畅,交管部门已启用了车辆电子标识、电子诱导屏、“鹰眼”高清监控及各类电子警察等一系列“黑科技”,确保全运服务用车顺畅通行,也最大限度减少对社会车辆正常行驶的影响,但交警在道路一线的值守仍然十分重要。为确保每场开幕式演练和正式演出顺利进行,市交管局从全市各交警支队抽调骨干警力支援场馆周边点位,每次演练,最早的警力早晨7点就要上岗,上午11点基本全员到岗,往往一直要到凌晨,要到运动员、演职员、观众,甚至是安全保障工作人员全部安全、顺利离场才能撤岗、并撤走隔离交通设施,连续十几个小时,交警们无时无刻不在忙着疏导周边道路确保畅通、严格控制无证车辆驶入管制区。他们坚守岗位连续奋战,由于执勤疏导任务持续时间长,只能在岗位上用餐。23日彩排,有数万观众到场,交警们从上午7时就陆续到岗开展工作,直至凌晨以后。晚上,交警直属支队特勤一大队大队长杨勇从拿到队里送来的晚饭后,回应电台呼叫4次,指挥车辆排放2次,解答群众询问4次,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几次打开饭盒都没能吃上一口。和杨勇一样,大多数交警的一日三餐都在路边或者车内外端着盒饭解决。由于时间紧、安保任务重、警力紧张分散,以警车后备箱盖为餐桌,顶着烈日迅速进餐,对护航全运的交警们来说真的是“家常便饭”。

新老交警同上岗

全运会期间,天津全运村将接纳来自全国各地的运动员、驻地官员、媒体记者共计2万余人,确保全运村绝对安全成为全运会能否成功举办的关键,天津交警则是全运村外围的第一道“安全屏障”。每名交警都有自己的岗位职责,一些老交警还带病坚守岗位,真可谓“轻伤不下火线”。交警河北支队新开河大队值班员靳俊峰已经57岁,他在8月23日不幸将胳膊和大腿烫伤,虽然经过医药处理,但伤处还不时有体液渗出,疼痛难忍。不顾医生、领导和家人的劝阻,他却毅然坚持返回岗位,为全运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现在正需要人手,大家都很忙,如果我请假了,同事们就要分担我的工作,能坚守我就一定要坚持。”靳俊峰说。东风里大队交警王彪、小海地大队交警陈健也先后在日常纠违工作中受伤,但他们同样坚守在全运交通安保任务一线。在全运会开幕前夕,交警小海地大队18名50岁以上的老党员、老交警找到大队党总支表示:全运会交通安保工作是光荣而艰巨的政治任务,虽然自己年龄大,而且有些老交警身患重病,但是做为老党员、老交警,必须发挥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到一线去服务全运。小海地大队交警蒋应林今年已经54岁,自全运村开村以来,他始终坚守安保一线。8月16日,蒋应林在执勤过程中中暑晕倒,同事及时将其送医院治疗。出院后,大队领导安排他休息,但他不顾领导劝说,立即回到工作岗位。“这么重要的时刻,同事们都在线上,我在家哪能呆得住呀!”

河西支队东风里大队交警张宇龙的父亲2002年患脑栓塞留下后遗症,2008年病情加重,生活无法自理。作为家中独子,张宇龙一边坚持工作,一边照顾瘫痪在床的父亲,从没因为父亲的病情耽误过一天工作。8月16日晚21时,张宇龙正在全运村执勤岗点值守,父亲病逝,没能守在父亲身边成为他一生的遗憾。交警南开支队综合室政治干事王威、直属支队特勤二大队交警杨森、高速支队唐津大队增援交警刘淼,这些年轻交警的孩子都不足2岁,由于忙于安保任务,他们都连续十几天没有回家。孩子想爸爸,妻子只得抱着孩子来到值勤岗位,与爸爸匆匆见面。随后,交警爸爸又立即投入紧张工作中。“爸爸,我很乖,听妈妈话,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唱歌给你听。”孩子稚嫩的声音让岗位上的交警眼眶湿润。但他们要继续认真值守岗位,看到孩子笑起来,就急忙催促妻子带着孩子回家。

忙碌的30多小时

作为此次全运会安保小组的重要成员,交警直属支队的全运备战工作一刻也没有停歇。“稍等一下,我把这个核对完咱就开始,马上……”、“等一下,我打个电话,有点急……”。在直属支队的赛事工作组,刚上班,特勤科副科长李亚楠的办公桌上就已摆上了五六份文件。有等待下发通知,也有新一周的各项计划报表。一边电话沟通、核对事宜,一边和同事安排下发通知的内容已成了标配,中途还要在大队的会议室和办公室间往返。他和所有参加此次全运会的交警一样,都是交通安保组的成员,主要负责开幕式前各项准备的对接工作,相比其他同事的带道和场外值守,更多的是各个环节、细节的把控。参与全运开幕式的运动员、演职员等工作人员和大部分的观众都要乘坐大客车统一入场,大客车体积庞大、驾驶视线盲区大,如何让进入场馆院内停放的300余辆大客车,和在场馆周边停放的1000余辆大客车都安全有序行、停,其实是个不小的难题。在前期与周边停车场沟通的基础上,交管部门对每一个停车区域也进行了详细、具体的规划。“以宾水西道为例,除了要确定停车区面积、车辆停放方向外,不同车型可容纳的最大上限、如何排列组合提高利用率在这片区域就显得更为重要。”这是几个月前李亚楠一边拿着车场分布图,一边用脚下的步子测量宾水西道路段车距时的场景。相比于刻板的加减乘除,用步子走出来的经验似乎更亲切。据了解,赛事筹备的几个月来,这种用脚步踏出来的算法在很多场馆周边都出现过。全运会开幕式前一天晚上,直属支队交警们22时上岗,对奥体中心院内停车场逐一进行清理,奥体中心外围交警7时开始对周边停车场进行清理,并陆续上岗,12:30分后陆续开始对周边道路实施交通管控,随后是不同时段、不同范围的界内车管控……直至开幕式正式结束,全部运动员、演职员、观众顺利安全离场,交警们时间最长的,已经连续忙碌了30多个小时。

自8月22日起,经过前期队列、特种驾驶技术、心理调整等多项复杂训练的警车带道队交警们正式上岗,全运开幕后,他们的带道任务更显重要。本届全运会警车带道队由来自全市各交警支队、大队共40名交警组成,统一集结进入全运会驻地后,他们立即投入到了各项演练和开幕式预演交通保障工作中,为运动员、赛事官员、媒体人员等从驻地到比赛场馆等地做好带道工作,确保准时、安全到达是他们的使命。直至至全运会结束,带到队交警们一直不能回家,而是采取集中封闭式工作模式,即便没有任务时也要做好熟悉任务路线的准备工作。

舍小家 为大家

在交警直属支队,还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是几位年轻的爸爸、妈妈,他们上有年迈的老人,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他们为了全运会交通安保任务,把年幼的孩子、把年迈的父母完全托付给了另一半,他们只有在吃饭时——蹲在水滴现场、或者站在车边,以警车车前机盖为桌子,才能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谈论起孩子,想起孩子,打个电话,而后压下心酸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从8月21日起,他们都已经连续一星期没有回家见过孩子一面了,因为任务太繁忙了,人员又太紧张,他们只有舍小家为大家,以工作为重点,以事业为核心。他们分别是:李智彬、陈晨、刘鑫、石文、王燕朝、袁伟

李智彬的孩子刚出满月,正是每天需要父母照顾的时候,也是家里最需要他的时候,妻子又是高龄产妇,但是李智彬没有请假,完全托付给了老人。他的口头语就是:“咱们警力不足,我就不给领导添麻烦了。”陈晨的孩子刚刚一岁整,陈晨是支队特勤二大队的“标兵岗”干活冲在前面,吃苦在前,责任最重大的岗位陈晨承担,工作办事稳稳妥妥,是让领导放心,让同事安心的模范!但是在妻子眼中,这个丈夫却不称职,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一年的时间里,陈晨照顾孩子的时间按天就可以计算,他始终以全运会交通安保为第一任务,放弃陪伴家人,把照顾孩子的重任完全托付给了妻子承担。刘鑫的孩子刚刚4个月大,还没享受够做父亲的喜悦,还没看够孩子的笑脸, 自安保工作启动以来,刘鑫主动承担多项工作任务,一方面负责“水滴”西门勤务岗位工作,一方面配合警长刘晓东开展车辆验证分流工作,至开幕式这天,已经一周没有回家了。女警石文,丈夫也是一名警察,两口子都不能回家,近几日得知家中不满周岁的孩子发烧,石文真是心急如焚,她一心牵挂两头,一边在大队值班室担任值班岗位,在全运会演练任务中,随时协调联络各任务点位情况,一边通过手机视频看看儿子的情况,了解一下孩子的病情。王燕朝,他爱人是南开支队女子示范岗女民警王萌宾,夫妻两人几次在宾水西道、水上东路岗一同执勤,他们年仅1岁2个月的孩子已经病了好几天了,两口子都顾不上照顾,王燕朝的母亲还因尿毒症换过肾,家庭负担很重,但全运会安保工作以来,他从没请过假。特勤科袁伟同志在执行任务期间,九十多岁的父亲突然身体不适要去医院,袁伟同志为了不影响任务,让妻子独自送老人去医院做检查,他仍然坚守岗位,一直坚持到任务结束才赶到医院看望老父亲。

天津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