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海鲜

牛市?一场误会……

孩子对熊说,你像头牛。

熊回答说,你已迷失(Lost)。

尽管A股市场在连续的几个交易日呈现出来逼空的趋势,尽管几个维度的合力的确可以形成一次中等级别的反弹,尽管梧桐并不认为这是牛市的前兆而只是常见的春之躁(一如2018的1月),但是,当市场信号挑战我们的观点时,一定要对市场敬畏,而无执于一己主观的观点。

当下最重要的是戒急用忍,即便是完整错过了市场底部,错过了第一波的上升浪,也都没有任何的关系,证券市场的无常往往会超乎预期,在这个无限游戏里,最重要的是——不输,以及笑到最后。

我们可以给市场一些时间,给自己一些时间,让市场自己走出来,让自己可以真正想明白自己准备投资什么,交易什么,没有彻底想明白之前,知止。

如果我们期待新的一轮牛市扑面而来,那么不妨回顾一下2007和2015,然后,你会发现每一轮牛市皆是几个强维度的合力,2007是全流通+人民币资产升值+经济增长+信用扩张,2015是衰退式宽松+金融自由化+过度杠杆+China梦,然后,我们再回到当下,或会清醒地认识到,所谓牛市,或只是人们对于春天的热切期盼与持仓者的幻觉罢了。

这一轮反弹的形成基于短期超跌+Recession+对赌流动性宽松,它会产生一点力量,只是,这离牛市周期还有颇远的距离。在整个产业系统没有接近走完这轮周期之前,我们看到的或只是海市蜃楼。

若是对于某些隐秘力量的反抗怀有强烈的期待,我们也不妨复盘一下2018,4月央行降准的幅度明显超出市场预期,7月首次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12月明确指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并强调“增强忧患意识”“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

我们也可以复盘一下当下的一些基本面逻辑,譬如估值,截至昨日(2019年2月14日)收盘,全A股3583家上市公司PE(TTM)中位数为25.2倍,纵向对比2012-2014年,这个估值并无吸引力,这其中还没有考虑到E(earnings)的回落趋势,以及估值体系的可能重构。

就估值体系的可能重构而言,这一直没有真实发生,但是,A股的宽度将会越来越宽(科创板、注册制等),整个系统也不会再有此前的Growth,加之港股通、沪伦通等各种通,以及外资对于A股介入的深化,未来几年,我们应该可以看到整个估值体系的重构。

撇开估值的问题,就产业系统而言,2019年1月国内制造业PMI为49.5%,连续2个月低于荣枯线,Recession已经在过程之中,具有幽默意味的是,人们又开始对赌货币宽松,对赌逆周期调节,对赌流动性空转。

而就内需而言,春节期间各项消费延续疲弱态势,餐饮零售首次出现个位数增长,旅游收入和人次双双下滑,电影票房收入微增而观影人次大幅下跌,其他还有诸如房地产、汽车、手机、保费收入等。

这个时候,当然有人会说,赚钱效应会比任何的投资逻辑都更能击中人心,没错,这是对于投资世界的深刻领悟,只是,若是经济周期无法支撑投资标的的内在价值,股价的修复脱离了资产负债表的修复,那么最终,这一切将有谁来埋单?

这时,也许你会想到地产的去库存逻辑,而梧桐想到的却是安迪‧凯斯勒(Andy Kessler)笔下的“华尔街的肉”。

由于种种的原因,越来越少听到short的声音,越来越多看到纾困的方式,有些甚至或是直接介入交易的层次,于此,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气氛和回光。然而,最终万物皆是尘归尘,土归土,我们或可以看到它将会以一种更加剧烈的方式戛然而止。

有朋友问,2019会否出现N型,这是一个信号,意味着N型正在走向接近共识。我们不知道2019会否N型,又或是一个开口较大、较为平缓的U型,还是一个上下波动有限的箱体,我们知道的是,在存量博弈的基本格局里,共识即返,我们知道的是,未来心不可得,不住于相。

未来半年可能发生的集体误判:1、货币宽松,2、六个稳,3、贸易战缓和,4、债券违约有序暴露,5、科创板正反馈,6、估值体系路径依赖。

而这可能发生的集体误判的错会来自于将康波周期理解为基钦周期,将长波理解为短波。

无论是在生命世界,还是在投资世界,我们多么喜欢赢,不喜欢输,我们多么喜欢得,不喜欢失,我们多么喜欢受人关注,不喜欢被人忽视,我们多么喜欢被赞扬,不喜欢被奚落。

这一切都是陷阱,这一切都会使得我们变得软弱,真正重要的是,不取于相,如如不动。

股票大作手杰西·利维摩尔有一句话,一直挂在曾经的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的办公室墙上:

An investor has to guard against manythings, but most of all against himself.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投资世界,每一位投资者皆须提防很多事情,但是,最重要的是——提防他自己。事实上,在每一次的热风之中,加入羊群是容易的,而站在证券市场的对面,做一只狮子却需要相当的勇气。

老子言,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无论是在生命世界,还是在投资世界,万物成住坏空,循环往复,盈满空虚,周而复始,这就是反者道之动。

而弱者道之用,老子言,微明,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他的意思是说,既然世界有其生住异灭的周期,我们就当随顺这个周期,强调微、柔与弱,强调守愚、藏拙和韬晦。

因为,这才是终极的刚强。

天津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