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海鲜

楼市,快到掀开那些人底裤的时候了

千万别去试图揣测庄家什么价格愿意卖,价格能低出你的想象。

房圈作为房产爱好者的这个圈子。其实是有两个理论分支的。

至少在房产有没有下跌一说时,这两个理论分支是截然不同的。

有一派是承认周期,承认有下跌一说的,另一派则是认为从来没有下跌一说。

如果你初次看房产文,一定觉得从来没有下跌的这一种理论很匪夷所思,不符实际。那么就不妨先讲讲这个理论分支。

认为从来没有下跌一说的理论是这样的,资产的价值有显性的时刻与隐性的时刻,当你感觉市场在跌,那其实是种错觉,是价值隐性了,不被人所知晓了,而卖出者也是愚昧的,偏偏要在价值被隐性了的时间段去卖出,自然是卖不出好价格,这类愚昧者坊间俗称:SB。所以价格从来没有下跌,仅仅是一些SB在价格隐性时段贱卖了而已。

你看,多么无懈可击的论证。其实这个理论分支的追随者,在这些年是不少的。尤其在一些激进的投机客中颇受追捧,说实话,这和数字币最终的措辞:买的是梦想,买的是信仰,已无多大的本质差异了。

这个理论崇尚房子的上涨从来都是一波接一波很难停歇的,即便停歇了也并没有下跌,90%的业主还是每年挂涨价格的,而只有少部分SB业主硬要在资产隐性时刻卖房,所以就成交了一些SB式的低价格,但这个小区的事实价值还是90%的业主挂价所决定的,这几个低成交价只是SB对资产认知的偏差,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所以一些激进的投机客就着了道了,对啊,房价从来都是涨涨涨,从来不会跌的,只要不当那个SB,不抛,不承认下跌就行了。

说实话,我作为房产收藏控,虽然不认同这个理论,但作为多头的奶头乐式理论,这种理论确实很舒服,房子多的谁不希望涨涨涨,最好永远也没有下跌。

但如果客观得说,这个理论显然是偏唯心主义了,

把那么一厢情愿的事讲得那么有道理似的。

郭德纲和于谦有个相声段子很有意思。

郭:有一天于谦的父亲过世了

于谦:怎么又说我父亲

郭:我就拿你父亲举个例子

于谦:哦

郭:你若拿我举例子就不合适

于谦:我觉得也行啊,怎么就不合适了呢?

郭:我要是过世了,谁给你举例子呀?

于谦:哎,这个借口很微妙啊!(竟一时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这个段子其实也可以讽刺那些能把无稽之谈给圆过来的

只涨不跌的这派理论里,还有这样一条,说挂牌就好比股票里的卖1,卖2,卖3

当卖1的低价格被扫掉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个价格了,你要像买就只能接受卖2的价格,当卖2的价格被买走以后,就只剩卖3的价格了。房价就是这样一步步涨上去的,那如果你问卖2的价格被扫掉以后,市场上又新出现了一套卖1的低价如何解释呢?很简单,说明这个卖1是SB,SB脑子坏掉了是拦不住的,是不用统计在列的。

科学界有这样一种共识,那就是当一个理论涵盖了几乎所有可能的时候,它也就最接近真理,也就是没有例外。所以这个崇尚市场只涨不跌的理论体系,自然也会意识到例外式的质疑会很多,必须修复这个理论BUG,为何在现实中显得例外那么多,于是想到了,SB,对啊,把这些例外统统都甩锅给SB,不就解决了么,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不就是否定问题的存在么?完美!

奶头乐理论虽然听着舒服,但其实并不客观

房价是存在周期与下跌的,并非只涨不跌的。

这里有个坐庄的问题。

为便于直白的理解,我再举一个段子。

赵本山与范伟曾经曾演过一个小品,赵本山拿着一个轮椅想卖给范伟。

然后打感情牌,说自己也很喜欢这个轮椅。范伟说我出2500,赵本山说我出3000,两人轮番叫价到5000多,赵本山说,好,成交归你了。

范伟有点意识到自己上当,这轮椅不值这个价,是赵本山不停抬价,诱导他出了更高的价格,于是范伟说重来,重新喊一次价格,他指望赵本山抬价的时候他不应价。

结果范伟说我出2500,赵本山直接落槌,好的,成交!

这个段子其实是要告诉你,你别去试图揣测庄家什么价格愿意卖,价格能低出你的想象。

在弱市中,真正砸盘的主力永远是开发商。

强势的时候是一手拉二手,二手推一手。弱市的时候是一手砸二手,二手压一手。

强市的时候一手低开叫限价,人们情绪稳定。

弱市的时候一手低开仍然叫限价,人们情绪就不稳定了,甚至要维权了。

其实强市却限价低开的时候,人们就不该情绪稳定,你想,即便限价,开发商仍然愿意卖出,是为什么呢?做慈善么?所以买到就赚到仅仅是一种短时有效的错觉而已。

我常在文中指出,一手楼盘扎堆的地方,容易坐庄式上涨。

这是什么道理呢,其实就是没有短期的卖出机制。

在没有卖出机制的情况下,遇到成交活跃期,是非常容易铸就新房坐庄式上涨的。

你在任何一个成熟的二手市场片区,是比较难让业主们统一思想不在短期卖出的。因为他们的买入年份各不相同,你劝刚买的,说税费贵,等两年再卖是劝得动的,而一些已经买了满5年的,卖出税费也降低了的,你劝他不卖,人不一定听你的。

而新房不一样,新房清一色都是刚买的业主,立即卖出每个人税费都很高,所以是可以达成大家都无短期卖出意愿的,更何况,开发商会画一个饼,说下一期会开更高,那么大家就更无短期的卖出意愿了。

你记住两个重要结论,其一,当短期几乎无卖出环节的竞争时,那么庄家推高价格将易如反掌,完全没有对手盘。其二,当所有的股份几乎都被一个个体控制时,那么他可以凭空制造出高价格。

这两点也可以互为因果,你比如汉能的股份高度的集中在李河君的手上,所以他也就能一度把自己做高成中国首富。因为那个价格是可以人为制造的。

不理解的话,我们还是拿王思聪家的一条网红狗举例子,王思聪其实只要花2000万就能成中国首富。具体怎么玩儿呢,比如他的那只网红狗死了,3万多根狗毛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藏品(可DNA鉴定),爱狗如命的王思聪珍藏了全部的狗毛。

然后有一场慈善拍卖,希望王思聪能为慈善做点贡献,拿出一根狗毛作为拍品。最终以2000万成交。公正机构目睹了买者的转账过程,真金白银,2000万成交的。网友瞬间算了一笔帐,王思聪手里还有近3万根该狗的狗毛。

那么3万*2000万,就意味着,王思聪的财富跃居到中国首富的位置。

而事实上如果你知道买者就是王思聪安插的,他仅仅是以这种方式变相个人捐献了2000万。

这就是庄的意义,当一个物品的卖出权高度集中的时候,价格甚至总估值是可以被人为制造的。李河君当初也是用类似的方法做到中国首富的,人们天真的把一股的价格乘以了他所持有的股数,就类似人们天真的把2000万*3万根一样。

数字币的玩法也尽在于此,创立者设定了一个空气币后,其本质意义与王思聪手里的这3万根狗毛是没有差异的,你可以杜撰说其价值连城,也可以认为其一文不值。所以最终体现的会是当庄家真决定清仓的那一刻,你会发现根本没有任何支撑。狗毛与空气币,可以卖你2000万一根,但即便卖你一角钱一根,庄家也并不心疼。本来嘛就是杜撰出来的价值而已。你以为庄家有什么成本的么?其实卖给你任何价格都是赚的。

开发商的楼盘也是如此,一期卖完,本收回了,二期在强市期里挂个天价,爱买买,不买滚,忽悠掉一套是一套,反正本早就收回了,等到弱势期里。最没节操的同样是这些开发商,直接砸到很低的价格,卖掉一套是一套,反正本早就收回了。

就和赵本山的小品一样,忽悠你5000买轮椅,他偷着乐,忽悠你2500买,他同样开心,因为远没涉及到他的成本

限售也好,短期卖出税收重也好,会让尤其新盘扎堆的区域形成短期的无卖出真空,没有卖出供应,上涨自然也就变的肆无忌惮毫无阻力,就如同在真空中上涨一样。而上涨也会再次促成卖出意愿的进一步下降。让卖出真空变成彻底的无房可卖,这时如果有人硬要买,那只能天价了,零星的天价二手成交似乎又坐实了价格。

但事实上这份价格的形成非常之扭曲,就如同汉能的估值一样,就如同狗毛的估值一样,在高估值的背后是空中楼阁一般的支撑力。

下跌时的逻辑与上涨时的逻辑如出一辙,仅仅是反一反。

买1,买2,买3。当买1这个刚需出完价买走后,排后面的买2,愿意出的价更低,且不那么刚需。他们的口号是:爱卖卖,不卖滚!

其实环京一部分楼盘腰斩的时候,正是三四线疯狂的时候,

人有时真的很奇怪,三四线城市的人怎么会觉得自己买的盘比环京就强出一截呢?我看还是因为无卖出机制下的坐庄式真空上涨,蒙蔽了人们的双眼,以为涨得很扎实,抢到很不容易。

我曾类比过,内环中环类比一线城市价值,外环类比二线城市价值。环沪环京类比三四线城市的价值。所以环京腰斩的时候,三四线其实是没理由乐观的。当然了,他们普遍被开发商洗了脑:我们不是三四线,我们是中央重点扶持的新城市。

成功若从度的拿捏来说,宜比投资者胆子大一些,比投机者胆子小一些。

哥不是胆小之人,但你让我投机空气币,我还真不敢。

如果从心理的层面去解释这件事,也是由人群的浮躁造成的。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颠覆原有价值体系的东西特别受人热捧,

只要你提出的是掀桌子的方案,不为过去买单的方案,新的发财机会。

一律会受热捧。

因为人们觉得,既然阶层固化,那就得寻找变的机会突围

那些喊着,为何只许70后把几千元的房子10万卖给90后,难道就不能90后用几个数字币换你一套房么,是人们希望游戏规则的改变。

不变既然没有希望,那就寄希望于变。

同样道理,开发商嘴里的国家新战略城市,这些东西是很有诱惑力的字眼,就好像一个新的数字币横空出世,既然错过比特币,那就不玩比特币,我们玩全新的空气币,信仰币!

这种掀桌子式的需求在这轮三四线的炒作中集中也被放大了。

房子买不起?炒币啊,用数字币掀桌子!

银行理财收益太少?新网上银行啊,用P2P掀桌子!

比特币买不起?买空气币,用空气币掀桌子!

一线买不起,没关系,我们用新战略城市来掀桌子!

二手房买不起,没关系,我们用新概念房子来掀桌子!

现在,快到掀那些掀桌子的人的底裤的时候了。

2
天津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