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海鲜

公积金:那口你吃不到的唐僧肉

工资永远赶不上物价,更永远赶不上房价,普通人想买房,普遍来说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按揭贷款。

按揭贷款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公积金贷款,一种是商业贷款。所有人都想选公积金贷款,无他,利率便宜,划算。

遗憾的是,以实现“住房保障,居者有其屋”为存在意义的公积金,正逐渐对普通购房者关闭大门。

2018年9月13日,北京发布史上最严公积金新政,该项政策禁止随意提取公积金,限制公积金使用范围,同时降低公积金贷款额度,并在9月17日立即执行。

在此之前,无独有偶,杭州,广州两地也发布了公积金新政,严格限制提取公积金用于异地购房。

据分析,此轮政策调整是“自上而下”的行为,这意味着接下来还有大量的新政在各地落地,并且政策内容可能会高度相似,刚需们或许需要抓紧了。

有人戏称:这次的政策算是变相没收屌丝的公积金,精准打击刚需。

话虽说得糙,但并不是毫无道理。

曾经以福利、公益属性为基础定位的公积金制度,早已在演变过程中丧失了初心。如今“新政”的出台,不过是公积金的割韭菜2.0版。

事实上,当你还不知道韭菜是什么的时候,你就早已成为别人的韭菜。

住房公积金制度在中国出现的原因,说起来有点黑色幽默。

1991年5月,受到新加坡公积金制度的启发,上海作为试点首次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

公积金设立之初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众筹发放住房建设贷款,缓解在计划经济时代,没人建房子的资金短缺压力。

然而后来的历史进程却很尴尬,98年房改之后,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行业,建房子如此暴利,公积金自然失去存在的合理性。

因此,在1999年,国务院颁布《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要求停止发放住房建设贷款,加大住房贷款发放力度,住房公积金的功能发生重大转型,转向居民购房保障。

即使早期公积金的经历有些坎坷,功能和意义也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很明确的是,人们缴纳公积金并不是向国家转移所有权,而是委托政府按照规定保管此钱,增进缴纳人的福利。

按照《公积金管理条例》的规定,城镇职工均需按照个人上年度月平均工资的5%-12%缴存公积金,同时,职工所在单位需要为职工缴纳数额相等的一份。

两份均汇入个人帐户,缴存之后,全部归职工个人所有,并设有个人住房公积金专门个人帐户。

很明显,公积金并不是财政收入,而是私人专项储蓄。本质上,这就是一种公共信托服务。

而信托的关键则在于公正,不能按照个人的意志随意处分他人的财产,更不能以他人的财产谋取自身的利益。

因此,在新规出台后,有人的质问非常有力:“公积金账户本来就是私人账户,里面的钱不是私人的钱?‘骗提取公积金’,用自己的钱也叫骗?”

那么,史上最严公积金新政出台的原因和背景又是什么?这种基于“家长替孩子管账”的父爱主义理念,到底是为了更好地照顾民众,还是给民众带来了极大的不公和不便呢?

公积金究竟便宜了谁,又亏待了谁?

公积金新政出台的原因,根据官方的解释是:落实国家“租购并举”的政策,不鼓励年轻人刚工作就购买住房,有了一定积累后再买房。

有了一定积累之后买不买得起房另说,但不少人认为,此次政策出台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公积金贷款已经十分紧缺,同时需求量显著超标。

显而易见的是,自2018年“房住不炒”各项调控政策出台以来,部分地区商贷利率已经达到6%附近的阶段性高点,而公积金贷款利率仅为3.25%,其中隐含巨大的利差。

那么是谁在套取公积金的利差,成为显著超标的需求呢?这要从公积金本身的逻辑漏洞说起。

在当年立法时,国务院为了鼓励企业缴纳公积金,公积金本身是不交税的。

按理来说,这是一项福利政策,然而可惜的是,我们的生产力并没有跟上政策制定者的脚步。

大多数的民企,员工发到手里的工资尚且不够花,缴纳更高的公积金,不仅增加了企业的负担,同时也剥削了员工到手的钱。

与民企公积金遇冷相反的是,在体制内,公积金制度却大受欢迎。

为什么会这样呢?答案也很简单,因为不用交税,又可以降低明面上的工资,公积金早已成为体制内增加福利的暗道。

曾经还有不少神奇的怪象。比如说,石油公司、电信公司为高管每年缴纳40万元公积金,甚至每月10万元。

所以,也别怪老一辈们总苦口婆心地劝年轻人进体制内。

年轻的时候觉得世界都是我的,去哪里都无所谓。过几年发现世界与我无关,生存才是难关。

网络上也经常有人爆出某些公职人员的公积金收入,可以说,是贫穷限制了普通人的想象。

所以,住房公积金不但成为了很多人的“第二工资”,同时,公积金带来的低息贷款福利,更是再次人为加大收入差距,在既得利益者和吃瓜群众之间,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

由于公积金内在的逻辑是“低存低贷”,在高房价的背景下,大多数非公有单位的员工则很难贷到足额的购房贷款,多数银行又采取各种方式拒绝混合贷,导致公积金对他们来说形同虚设。

但与此同时,公积金高企的体制内人群则愁着怎么把账户里的公积金以最高的利用效率花出去,房子买了一套又一套,却没有任何加杠杆的焦虑感。

最后,原本是福利政策的公积金制度,在中国的土地上却演变成一项低收入者为高收入者“逆向补贴”的特色政策。

无法贷款的人,用隐形贬值的钱支持了高公积金人群获得的贷款利率优惠。贫富差距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一步又一步地拉大,最后导致公积金都不够用了。

而更可怕的是,此次北京出台的史上最严公积金政策,针对的是市管公积金,也就是私企、外企等单位为员工缴纳的公积金。

体制内人群,则属于国管公积金,并没有受到新政的影响。

当年,我们从新加坡学到公积金制度,本想解决全民住房问题,却没想到最后把公积金变成了一碗唐僧肉。

对于普通人来说,职工缴纳的住房公积金按年利率1.5%计息,而同期的余额宝年化都有3%,住房公积金几乎年年都在贬值。

截止2017年底,全国住房公积金余额高达5.16万亿,住房公积金中心将这笔钱存在银行的年利率是2.33%,每年赚1个多百分点,也就是5000多亿。

这部分钱按照《物权法》中的“孳息归属”的原则本应归缴存人所有,但一种辩解是:政府为住房公积金的风险兜底担保,所以,政府应当获得补偿,住房公积金的增值收益就是补偿。

有些人还不满足这一丝甜头,甚至直接挪用住房公积金,以获更大利益。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经有近百名公积金中心主任被查处,占中心总数四分之一,腐败比例之高,令人毛骨悚然。

再看那些为我们办理公积金的商业银行。

接受住房公积金中心委托的银行,一方面享有接受公积金低息存款的特权,但另一方面却又在发放贷款时设置各种阻碍。

很多事情都不是明面上的,去办过的人,才知道有多难办。

事实上,公积金本身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收益,高达净利润的1/10。

公积金存在银行的年利率仅为2.33%,而银行利用公积金存款对外发放商业贷款,贷款利率一般高于7%。

以2017年公积金余额5万亿计算,银行单在公积金项目上的营利就高达2500亿,而2018年上半年,所有商业银行的净利也不过1.07万亿。

最近还有新政说,住房公积金入市即将获得实质性进展,也就是说证券市场也要来分公积金这杯羹。

看起来,所有的人都吃到了一口唐僧肉,唯独唐僧本人,却在新政的加持下,只能眼巴巴地望着。

1
天津海鲜